望著大山,阿喜說自己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。南都記者 田飛 實習生 王澍 攝
  南都訊 記者祝勇 實習生陳冠名 自從2007年6月在廣州白雲區棠溪失蹤8年來,湖北籍青年魏喜在惠州龍門農民李德炎(音)家裡做了8年雇工。昨日,沒有念過書的魏喜向剛剛尋獲他的親屬介紹,自己這8年來有活乾就外出做體力活,工資全交給李德炎;沒活乾則在家端茶倒水做家務。魏喜從來不敢與李德炎一家人同桌吃飯。他稱,自己若被認為不聽話或者講話大聲,每月會遭到李德炎父子6次打罵。
  魏喜的親屬將上述8年經歷形容為8年“家奴”生涯,他們質疑沒讀一天書的魏喜這些年遭遇非法拘禁及恐嚇才不敢離開。李德炎則回應,自己近8年因病沒有做工,收入主要靠妻女支持,自己待魏喜有如“半個兒子”,不可能對他打罵,魏喜這些年完全有人身自由,他相信魏喜以後還會主動來惠州看他。
  針對魏喜親屬“非法拘禁”質疑,龍門縣公安局及龍華派出所均表示,將進一步調查,必要時刑警部門會介入,目前此案尚未定性為何種類型。
  侄子失蹤8年突然出現線索
  廣州市白雲區新市鎮棠溪村,湖北天門人魏三中在村裡經營了一家不到10人的制衣作坊。2007年2月,剛滿16周歲的侄子魏喜兩兄弟從老家遷來投靠。
  魏喜從小沒有念書,表達能力較為欠缺,制衣工作的繁瑣工序以及制衣廠本來的長時間工作,導致魏喜從2月至4月幾乎從未下樓。
  4月中旬某日的晚上7時30分,魏喜向叔叔魏三中打招呼下樓去買炒粉吃。但截至晚上10時多,仍未上樓,魏三中召集附近的10多名親屬連夜尋找多日,但魏喜不知去向。
  儘管此後也向廣州警方報警,但近8年來毫無線索,身為親叔叔的魏三中一直自責愧疚,而魏喜的母親也思子成疾。
  8年後的今年6月15日晚8時30分許,魏喜的表姐夫馬敏等幾個表親在廣州市海珠區某處釣魚,他突然接到魏三中來電:“有人發現魏喜在惠州龍門”。
  魏三中回憶,他在晚上6時30分接到老家天門市錦陵街道走馬嶺村村支書來電,對方說有個韶關人在網上發佈圖片,稱魏喜在惠州龍門,他想回家但卻不知親人電話信息等。
  “這個韶關人是在一次做臨時工遇到了魏喜,魏喜告訴了他的老傢具體住址,韶關人給魏喜拍了照片,此後在某個天門人老鄉Q Q群里發佈消息。”魏三中稱,該Q Q群里恰好有個是走馬嶺村的人,老鄉給了村裡支書的電話,支書也由此與韶關人聯繫上。
  韶關人說他在一個工地里伐木頭的時候認識的。只說是“雙坑”(音)村。
  尋訪3小時找到侄子
  昨日凌晨5時,馬敏開著麵包車拉上魏三中等4名親屬,他們在7時30分抵達惠州市龍門縣龍華鎮。他們找當地群眾打聽獲悉,“雙坑村”實際是當地香溪村的粵語發音。
  魏三中稱,他們起初在龍華派出所求助,但對方告知香溪村轄區屬於另外一個派出所。此後,魏三中等人決定自行前往香溪村尋人。
  昨日上午,魏喜可以獨自接手機,他在電話中告知幾名親屬,他正在伐木,伐木地點要經過一個“聯豐磚廠”,磚廠過去十多分鐘就到了。
  但魏喜說的十多分鐘實際是摩托車的車程,相關山路麵包車無法上去,馬敏等幾名親屬最終步行而上,在一處桉樹砍伐點找到魏喜時,魏喜大喊“幺叔”。幺叔魏三中與侄子相擁,至此魏喜終於在8年後首次見到親人。
  魏三中回憶,魏喜被給了90元當天的工錢,附近2名伐木的同事則稱,伐木的工作是魏喜的一名“叔叔”李德炎(音)介紹的。
  聲音

  魏喜:每月被打6次 吃飯不敢同桌
  昨日,在派出所做了3個多小時筆錄後外出吃飯間隙,魏喜向南都記者介紹這些年來自己的遭遇。他稱,自己在近些年,每個月都會遭遇“叔叔”李德炎(音)父子各3次打罵。他稱,打得不算重,多數時候只是打下自己胳膊。
  哪些情況會被打?魏喜舉例,找自己做工的手機響了,自己如果沒有及時接手機,就會被李德炎父子罵,“我如果回話大聲了,他們就過來打我”。其他被打罵的情形則還有,家裡有台麻將機,自己有時候幫忙叫麻將角叫不到,也會挨罵。
  為何自己這些年不逃走?魏喜介紹,自己並不知道怎麼坐車,另外在李德炎家有吃有住。他從來不敢告訴李德炎自己老家的具體地址。“他們說房子砌好了就送我回家,但我知道他們的新房明年也不會建好。”
  魏喜會喝酒,也會抽煙。他介紹,自己由於害怕李德炎,從來吃飯不敢與他們同桌,每次都是拿個大的飯盆自己蹲到別處去吃。喝酒一般是李德炎主動叫他喝,他才敢喝。李德炎也證實這一點,他稱,過年時會叫魏喜同桌吃飯。
  魏喜介紹,沒活乾的時候,自己就在李德炎家裡給客人泡茶,另外做一些家務。
  李德炎:我待他如“半個兒子”
  “你知道他對我多好”,“我養了10多年。你們做爸爸的,10多年不來找,你做了什麼?,那我養得這麼大。在街頭我撿回來,我是好心人來的”。昨日,李德炎一直強調自己待魏喜非常好,待他簡直像“半個兒子”。
  魏喜的一個表哥咨詢魏喜在李德炎家裡的生活條件:“表弟住的房間有風扇沒有?夏天這麼熱,衣服誰洗”,李德炎回答:“我家都沒有風扇,我都沒有,衣服當然他自己洗了”。
  “你現在領回去我沒意見,那個湖北仔,我差不多做了8年爸爸。來的時候個子很小,現在長這麼大了。”昨日下午3時,喝了一些酒的李德炎多次重覆自己“爸爸”的身份。他介紹,自己是收養,但並未走法定的收養程序。“當時是他在街上做乞丐,我才帶他回去”。
  “你既然當他半個兒子,又不讓他同桌吃飯,這是怎麼回事”?對南都記者這一問題,李德炎避開不談,但他稱,自己兒子不敢打魏喜。
  李德炎兒子:“心情不好”就會打他
  與李德炎的說法不同,李德炎的兒子,比魏喜小三歲的小李則直接承認自己平時有打魏喜。他稱,魏喜主動叫自己哥哥,自己對他“罵就罵過,打也打過”。小李稱,打他的原因是對方“不夠聽話”。小李舉例一種情形,“心情不好啊,他用眼神看著我,我叫他幾次他還是那樣子(用眼神看我)”。
  小李稱,自己的父親因為糖尿病沒有工作,自己近4年也沒有上班。儘管自己確實有一輛轎車,但家裡經濟收入來源主要依靠“我媽,我姐、我妹”。魏喜也有參與養家。
  “他有沒有私下跟你提過回家?”對此,小李給予肯定回答,“他沒說具體地址,只說湖北天門,我爸說了,房子蓋好了就帶他回去”。
  回訪

  每天搬運 工資上交
  昨日中午,南都記者陪同魏喜回訪了被找到的伐木場。在路上,魏喜告訴南都記者,他每天早上6點起床,中午短暫休息後,下午繼續工作到6點。
  魏喜稱,自己一天體力活能得110元錢,伐木場當天付清。這個伐木點完工後,他會到其他伐木點工作。每個伐木點的活都是“叔叔”李德炎聯繫安排。
  在問及收入的去處時,魏喜說:“每晚回家他(李德炎)都會問,有就給,沒有就沒有”。在談及這些錢是否要回的時候,魏喜還一直強調:“這些錢不要了,省得麻煩”。
  魏喜的工友李先生介紹說,他和魏喜一年多前就有合作了,但對於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,李先生表示並不清楚。在伐木點附近有一片桔子園,魏喜介紹,自己也幫忙搬運過桔子,收入一天也是一百多,同樣悉數上交給“叔”了。
  魏三中介紹,據魏喜的說法,有搬運工作就外出搬運,沒有這些活魏喜就在家端茶倒水,魏喜所有的工資都不能拿到。“這幾乎就是一名家奴了”。
  警方

  是否涉嫌非法拘禁暫未定性
  昨日,龍門縣公安分局指揮中心一名負責人介紹,經向龍華派出所瞭解,此案是否涉嫌非法拘禁,相關性質尚未定性。屆時根據案情需要,縣局可能會要求刑警介入調查。
  魏三中擔心李德炎由於是龍門人會被龍門警方偏袒,對此龍華派出所吳姓所長表示,警方肯定依法辦案秉公處理。目前已有的魏喜的自己說法是,他人身自由沒有受到限制。
  吳所長透露,按照李德炎的說法,魏喜在龍門龍華首次被髮現,是一次電魚時,魏喜一直跟在電魚的李德炎後面。當時魏喜在“另外一個老闆”那裡吃飯吃得不飽,李德炎提出雇佣他,他就跟了李德炎。
  吳所長對“有無虐待”介紹,魏喜向警方確實有反映,自己工資100%上繳,“他說他有不聽老闆話的時候,老闆有打過他手臂”。吳所長稱,魏喜有煙抽,可被允許外出,甚至還代表老闆去老闆親戚家吃喜酒。
  “魏喜跟警方說過,他擔心老闆不讓他走。但他同時說,如果自己能走,還會叫人給自己這個老闆一些錢,以報答養育之恩”。吳所長稱。
(失蹤8年小伙 一直在龍門打白工)
(編輯:SN028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m84xmjrcb 的頭像
xm84xmjrcb

油麻地

xm84xmjrc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